一对一视

类型:综艺剧地区:哥斯达黎加发布:2021-03-01

一对一视 剧情介绍

一对一视斗气学院的课程几乎是全天的。上午是军事训练和斗气学习,对视下午则是文化课。托马斯的魔法咒语还没有完成,汇聚起来的火焰元素还无法构成有效的杀伤魔法,见卡斯利莫夫已经如同疯子一样的冲了过来,托马斯心生畏惧。急忙散去了没有成型的魔法,肥肥的身体在火元素的包裹下,猛然朝后飞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托马斯刚刚站立的地面已经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碎石迸溅乱飞,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我感觉好冷,好难受。”缝合尸体声音颤抖的说着,那声音之中带着无尽的恐惧。她伸出手,看了看,又看向了自己的双腿,那由不同尸体拼合在一起的躯体上到处都是缝合的伤口。“这是什么?我怎么了?”强纳森还好,对视卡普拿着一只鹅毛笔,一边写一边还骂骂咧咧的。她的手乃至全身都因为恐惧而不断的颤抖,那一道道狰狞扭曲的伤口让她害怕的声音都已经颤抖了起来。

卡斯利莫夫看着自己的女儿,声音慈爱的说道:“我复活了你。孩子,你现在可以永远活下去了。”“复活?”缝合躯体喃喃的重复这句话。程智还以为两个人吵架了,对视可是仔细一听,却听到是卡普在那里抱怨着:“妈妈地,我就是来学习斗气的,为什么还要学算数?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程智凑过去朝卡普写的东西看了看,对视原来是军学院的文化课教的数学题。不过很显然,这个卡普的数学基础很差,超过三位数的加减法就不会了。“复活?”站在另一边的程智却是暗自摇了摇头,他能够看到死亡法则的力量,虽然不知道,卡斯利莫夫用了什么方法,让灵魂存留至今的,但是在灵魂附着到缝合怪躯体上的时候,死亡法则的力量再次笼罩了海丽的灵魂。他能够看到,海丽的灵魂在消散。

程智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还有什么话,快点跟她说吧。”程智盘膝坐在床上,对视手里面捧着一本厚厚的符文方面的书籍。“什么时间不多了,你胡说什么?!”程智的话显然让卡斯利莫夫十分的愤怒。可是程智却是摇了摇头:“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样将你女儿的灵魂封印起来的,但是现在,你女儿的灵魂已经开始受到了天地法则的排斥。”

看到程智拿着一本十分巨大的书籍,对视看的仔细认真的模样,强纳森和卡普不由得对视了一眼。果然,就在程智说话之间,海丽的眼神已经开始逐渐的黯淡了下来,这是灵魂消散的表现。卡斯利莫夫也很快明白了这一点:“不,不!决不能这样!孩子,我一定要救你。”说着,卡斯利莫夫再次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卷轴,用力一扯,刺啦一声,一团淡绿色的光芒笼罩住了整个石台,而一直运转不断的死亡法则之力确是被屏蔽在了这淡绿色光芒之外。

而站在那淡绿色光芒旁边的程智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不舒服,程智凝神打量着这光罩,突然眼皮跳了跳:“生命之力。”同时嘀咕道:对视“书呆子。”不过说完,两个人又觉得有些不太对,今天早上程智露出的那一手还是很厉害的。可惜就是不能使用斗气。

看来卡斯利莫夫刚刚撕扯开的,正是一张生命魔法的防御法术卷轴。“哈,对视兄弟们,对视我回来啦。”就在卡普跟强纳森回到各自的床边的时候,艾迪却是跑回了宿舍:“哎,兄弟们,你们听说了吗?开学第一天就有人偷偷溜去女生宿舍那边泡妞,结果被风纪委员会的家伙给打了。”“生命?死亡?原来是这样。”程智突然明白了法则的界限,其实就是生命和死亡之间的界限。明白了,那水晶一定与生命魔法有关,这才没有让海丽的灵魂消散掉。

海丽低声哭泣着,刚刚灵魂被法则之力不断的消融着,让她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冷,还好,生命之力形成的保护罩,让她的灵魂暂时没有了消散的危险。“不要怕,孩子,我已将你制作成了一个尸体傀儡,只要在你的身体上篆刻上魔法阵,就可以将灵魂永远锁在这具躯体之上。”卡斯利莫夫一脸笃定的说道。嘭的一声,缝合尸体终于停止了挣扎,躺在了石台之上,接着,缝合尸体慢慢的坐了起来,双眼迷惑的看着前方:“我……在哪儿?”

“无聊。”强纳森翻了个白眼,对视仰头倒在了床上。程智甚至连头都没抬一下,只有卡普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艾迪:“不是你被打了吧?”“在尸体上篆刻生命魔法的魔法阵?”听到卡斯利莫夫的话,程智心中一动,这个卡斯利莫夫,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才,他怎么会想到这个?不过,这似乎不太可能。亡灵生物是由死亡之力驱动的。卡斯利莫夫却要在尸体上篆刻生命魔法阵?海丽听到父亲的话,先是一愣,接着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和身体那一道道狰狞可怕的缝合伤口“尸体?你说,这是尸体?”突然她想到了什么一样,拿起了掉落在石台上的水晶碎片,可是当水晶碎片的倒影照到她的脸上的时候,海丽却停止了哭泣,但仅仅一个呼吸之后,海丽却是歇斯底里的尖叫了起来:“不!不!…………”

她被自己的样子吓到了,那水晶碎片所反射出的,是怎样一张可怕的脸,扭曲,丑陋都无法形容。只见卡斯利莫夫高高的举起水晶,对视接着用力一捏,对视啪的一声,水晶爆碎了开来,海丽的灵魂换换落下,附着在了那具缝合尸体之上。顿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冰冷弥散了开来,让正在争斗之中的人们都浑身一颤,不由得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朝那石台看去,只见恍恍惚惚之中,一个白色的如同烟雾一样的人影,换换落下,最终附着在了那具缝合尸体上。海丽彻底崩溃了,恐惧与恶心让她简直快要疯了。口中大喊着:“不!不要这样!不!”程智还以为海丽会是因为死亡之力和生命魔法护罩之间的能量反应而产生了某种针对灵魂的痛苦,她的灵魂现在简直就乱成了一团浆糊,可是海丽的下一句话却是让程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实在是太恶心了,你就让我以这样一副面孔存在世界上吗?”

所有人都沉默了,对视眼睛盯着那具缝合尸体,对视一秒,两秒,三秒,大家似乎都在等待,等待着一个奇迹,终于在十几秒钟之后,那缝合躯体的手突然动了一下,接着是另一只手,接着,整个尸体都开始抽动了起来,就像是被雷电系魔法击中了一样。海丽的声音尖利刺耳,震得程智耳朵嗡的一声响。

“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海丽几乎疯狂地尖叫着,她整个灵魂都完全崩溃了,完全被自己现在恶心的模样给吓到了。“醒来吧!对视醒来吧!醒来吧!我的孩子!”卡斯利莫夫刚开始还如同在轻声呼唤,可是声音却越来越大,甚至到最后近乎是在歇斯底里的吼叫。程智看着歇斯底里的海丽,皱着眉头,一个眼睛高一个眼睛低的看着她,口中喃喃的说道:“怎么?就因为长得丑就不想活了?你爸爸可是已经做的很不错了。至少以我的见识,将你复活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停止打斗的托马斯也走上了前来,听到程智的喃喃自语,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石台上歇斯底里疯狂喊叫的海丽:“傻孩子,对于女人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性命,而是容貌。海丽死的时候是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这打击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她宁愿美丽的死去,也不愿意这样丑陋的活着。”“这是什么逻辑啊?”程智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托马斯。

“这不是逻辑。”托马斯扭头看向了程智:“这是人性。”随着他的吼叫声,对视那躯体的抽动越来越剧烈,甚至整个尸体都如同长弓一样崩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拱桥一样的形状,高高的弹起。

托马斯自然是很容易明白这些,他身边的女人们,无论是她的老婆,女儿,又或者是情人,无一不是把脸看得比命还重要。只是程智还小,没有这些生活阅历而已。最后托马斯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可惜啊,卡斯利莫夫竟然也没想到这些。”程智挠了挠头发,仔细的想了想,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傻孩子就没想想看,海瑟薇这个天天摆弄死灵和骷髅的女人也是没事就要睡个美容觉,没事就要往脸上蹭一些珍珠粉什么的。那紧闭的眼睛也突然睁了开来,对视一双浑浊而空洞的眼睛不知道到底在注视着什么。

由于海丽被自己现在的样貌彻底的吓疯了,她的灵魂也开始变得混乱而狂暴,甚至开始不断地从尸体之中发散了出来,与生命魔法构成的保护罩不断地相撞,不同力量法则的影响已经让这保护罩不堪重负,而从内部飘散出来的这些灵魂之力就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噗的一声,保护罩消散了开来,被死去灵魂所吸引的死亡之力,顺势将逸散开来的灵魂之力吞噬一空,并且开始抽取海丽的灵魂。“不不!死亡之神啊!请停下您的脚步!请您放过这个孩子吧!”卡斯利莫夫伸手搂住了不断疯狂挣扎的海丽,仰着头大声的呼喊着,可是期盼之中的神迹没有出现,海丽的灵魂还是快速的被死亡之力抽取着,最终彻底消失。而那具缝合尸体,最终也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彻底成了一堆被缝合在一起的碎块。

看着灵魂彻底消散,完全变成了一堆冰冷尸体碎块的海丽,卡斯利莫夫老泪纵横:“不!孩子!我的女儿啊!”“灵魂并没有消散?只是一个普通人的灵魂,他是如何保持灵魂强度的?”一个个问题不断在程智的脑海中飞快旋转。对于亡灵魔法的好奇,让他仔细的看着不断扭曲挣扎的躯体:“竟然成功了。”说着,他抬头看向了一脸狂热的看着缝合尸体的卡斯利莫夫:“你真的成功了。”过了好一阵子,卡斯利莫夫才缓缓地抬起了头,双目一片赤红:“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女儿!我要杀了你们偿命!”“喂喂!关我们什么事啊?”约翰最先咧了咧嘴:“你自己搞出来的事情,没成功,怪到我们身上干什么?”

同时,他的嘴开始念动魔法咒语。一个更加强大的火焰魔法逐渐的开始在他的身体周围成型。“杀!”卡斯利莫夫双目之中充满了怨毒,对那些黑衣战士们狂怒的吼道:“杀了他们!”嘭的一声,缝合尸体终于停止了挣扎,躺在了石台之上,接着,缝合尸体慢慢的坐了起来,双眼迷惑的看着前方:“我……在哪儿?”

“海丽,我的小海丽,你终于回来了。孩子,你终于回来了。”卡斯利莫夫浑浊的老眼之中,留下了两行热泪:“孩子……你终于回来了。”似乎是收到了卡斯利莫夫的悲伤影响,一众黑衣武士顿时爆发了起来,他们身上的气势似乎比刚才更加的强了几分。约翰等人也立刻反应了过来,急忙招架敌人的进攻,而远处的卡斯利莫夫,将怀中的缝合尸体放好,接着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从最里面的衣兜里掏出来一个白色的小布袋,接着从里面倒出来一颗猩红色的药丸,张嘴便吞服了下去。看到卡斯利莫夫的模样,托马斯等人不由得就是一皱眉。他们现在对付十几个武者就已经很吃力了,更多的只是在等那几个武者的药力过去变得衰弱。而眼下却一下子多了一个八级的对手。

程智看着眼前的一幕,程智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卡斯利莫夫原本就是瘦高的身材,这猛然一膨胀起来,个子又高了不少,而浑身皮肤通红,肌肉极为夸张的如同要爆炸了一样,附着在就上的血管纹路也都开始随着心跳而一跳一跳的个不停。程智却是站在远处,看着这个缝合的尸体,她的身体大部分是用不同的人的躯体拼合在一起的,别的先不说,因为不同人的骨骼形状,多少都是有一些区别的,因此当这些骨骼血肉拼合在一起的时候,使得她的整张脸显得极为怪异和扭曲,加上无数或大或小的缝合伤口,那样子已经不能说丑了,甚至可以用恶心来形容。

“父亲?父亲……”他原本就是一个战士,只是一个五级的战士实力突然跨越了三个等级,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八级战士的强大,无论是肉体还是斗气都远超过五级,就像是气球一样,如果充入的气体太多就会爆炸,同样卡斯利莫夫身体里一下子突然聚集了如此多的力量,那狂暴的力量随时都会将他撑死。即便没死,当药力消失之后,他的内脏和肌肉也会因为透支过多而迅速崩坏。

就在他吃下药丸的时候,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弥散了开来,让所有人都是尽头一紧,全都将目光落在了卡斯利莫夫的身上,只见卡斯利莫夫突然皮肤变得通红,原本干瘪瘦弱的苍老躯体就如同气球一样,鼓胀了起来,他的身体以一个可怕的速度疯狂生长这肌肉,鼓胀的肌肉撑破了那原本十分宽松的黑色长袍。比这一幕更加可怕的是从卡斯利莫夫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是一个原本只有五级的战士气息,在这疯狂的膨胀之下一跃达到了八级战士的模样。“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孩子。”卡斯利莫夫留着眼泪,声音颤抖的说道。这绝对是以命相搏的手段。

约翰等人几乎陷入了绝望,面对一个伪七级的黑衣战士,他们就已经是勉强招架,试图耗尽对方的药效,徐徐图之,可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八级的战士,他们的下场可想而知。托马斯大师眼睛一眯,咬牙切齿的大声怒喝道:“卡斯利莫夫!你疯了吗?”卡斯利莫夫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头可怕的魔兽,他瞪着血红色的眼睛,看着众人:“我要你们给我的女儿偿命。”

一对一视托马斯大吼了一声,浑身肥肉抖动,澎湃的火系元素猛然爆发了开来,一道火墙顿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将那些黑衣战士和卡斯利莫夫阻挡在了另一边。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这个空间实在是太小,卡斯利莫夫距离他们太近,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托马斯释放更强大的魔法。火墙的另一边,卡斯利莫夫怒喝一声,接着身体猛然一窜,如同巨大的炮弹一般,冲过了熊熊燃烧的火墙。七级魔法师的火焰元素魔法温度可是比普通的火焰还要高出许多,瞬间变将卡斯利莫夫身上的衣服点燃,可是卡斯利莫夫却毫不在意,任凭那火焰在身上燃烧,整个人疯了似的朝托马斯扑了过去。巨大的双手带着无比庞大的力量拍了下来。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一对一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