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性奴

类型:生活剧地区:巴拉圭发布:2021-04-12

特区性奴 剧情介绍

特区性奴那个师兄点了点头,特区性奴接着拿出一张新的记录卡片说道:“小队名称,成员,职业等级。还有你们队长是谁。”康斯坦丁咬了咬牙,最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医务室。

似乎是因为这边程智等人的谈话,那边正围成一团探讨着莉莉灵魂之中咒语的魔法师们有些不耐烦了一起来,其中一个老魔法师大声叫道:“喂,你们几个小辈,安静点!我们这里正在探讨解咒的方法。没有你们的事了,都出去吧。”艾迪点了点头:特区性奴“小队名称,特区性奴全金属小队,我艾迪,社会学分院,五级风属性战士,斗气战士分院卡普,六级大地系战士,斗气战士分院强纳森,六级暗影刺客。魔法分院希尔,四级水系魔法师。我们的队长是炼金分院程智,五级亡灵魔法师。”程智等人顿时脸色一僵,可不等程智说什么,一个带着些调侃意味的声音却是从门口传了过来:“研究什么?你们恐怕连这个诅咒的成因和施法者的精神力等级都眉弄清楚呢吧?不是我瞧不起各位,就凭你们对于诅咒的了解,想要解开这个咒语简直就是做梦。哼哼,真是没用。”

“没用?”刚刚说话的那个老师一听到这个声音,顿时不满了起来,大声叫道:“你说谁没用?”凝神看去,却见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一身黑裙,体态妖娆的银发美女。随着艾迪的介绍,特区性奴那个师兄也是不断的在卡片上写着:特区性奴“全金属小队,艾迪……,卡普……,强纳森……,希尔……,程智……程智……程智?!”当写到程智的时候,那个师兄不由得抬起了头:“程智?亡灵魔法学系的助教,程智?”

听到对方诧异的声音,特区性奴艾迪的心里不知怎么的咯噔了一下,开口问道:“是啊,怎么了?”那魔法师一怔,接着有些诧异,也有些恍然的说道:“呃……塔克拉迪?”

塔克拉迪却是冷笑了一下,接着说道:“大师,我可不是针对你。”那个师兄摇了摇头:特区性奴“程智是助教老师。根据学院的规定,助教老师是不能参加三强争霸赛预选赛的。”塔克拉迪可是亡灵魔法师,对于诅咒的事情,她肯定比自己了解一些,或许塔克拉迪刚才只是习惯性的讽刺一下,那个魔法师刚想要借坡下驴,可是塔克拉迪却是补充的说道:“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挺没用。”

特区性奴“什么?怎么能有这样的规定?”塔克拉迪的这一地图炮顿时将所有的魔法师说的都是脸色一变,这些老魔法师可都是各个魔法系的高级教授,被塔克拉迪如此抢白,实在有些下不来台。

塔克拉迪走到了莉莉的床边,看了看形容憔悴的莉莉,口中却是说道:“哼哼,这诅咒应该是在莉莉没有变身的时候种下的,否则以六级的战士修为变身后可以达到七级的实力,灵魂也同时被血脉之力增强,虽然没有识海,但是基本的灵魂保护已经出现了,所以一般的诅咒也不会起作用,若是能够对抗七级强者的魔法师也不会选择这样的诅咒。因此我推算伤到莉莉,并且进行诅咒的人,应该是六级的亡灵魔法师。”“这个规定一直都有。只是平时注意的人比较少。一般能够成为助教的学生大多都是学院学生之中的在学术方面的佼佼者。注意,特区性奴是学术方面的,特区性奴能够教导学生的学生。不见得就是能打的,所以助教也很少有参加三强争霸赛的。程智的情况,有些特殊啊。”

“六级的?亡灵魔法师?”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塔克拉迪。卡尔玛林等一众老魔法师,面对这个诅咒,的确是毫无头绪。虽然他们都一大把年纪,阅历丰富,但是诅咒这种罕见的东西,他们大多也都只是一知半解罢了。艾迪顿时急的跳了起来:特区性奴“这怎么能行?程智不能参加的话,那我们还玩个屁了。”卡尔玛林皱了皱眉,但还是说道:“哦,是塔克拉迪老师。你来的正好,我们这些老家伙正在研究莉莉的这个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嗯……虽然我也看出这只是个六级的诅咒,但是这个诅咒很复杂也很怪异,而且似乎已经跟莉莉的灵魂融合在了一起,强行驱逐的话,恐怕莉莉也就会一同魂飞魄散。”

卡尔玛林之所以对一个只有六级实力的塔克拉迪和声细气,这可不是说他怕了塔克拉迪,而是塔克拉迪身后可是还有一个连他都惹不起的家伙。更何况,作为学院的院长,他也清楚只有亡灵魔法师对于灵魂,诅咒,精神攻击之类的事情最为了解。塔克拉迪刚刚的话虽然让人听着很不舒服,但是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对于这个诅咒,个根本不了解。在看到塔克拉迪的时候,康斯坦丁的眼睛却是一亮,急忙说道:“塔克拉迪老师,那,您有办法解除诅咒吗?”康斯坦丁在一旁,有些焦虑的问道:“有多危险?”

见艾迪急的跳脚,特区性奴那个学长连忙说道:特区性奴“助教老师虽然不能参加比赛,但是只要辞去助教职务的话,还是可以参加的。以程智的实力,嘿嘿,这次比赛,一定很有看头。”显然,这位学长也是知道程智那死神名号的,对于上一次程智连战各学院精英小队,并且施展死神镰刀的情景记忆犹新。在康斯坦丁看来,塔克拉迪是六级亡灵魔法师,而程智只是五级,所以习惯性的认为,等级越高就越厉害。这倒不是他小看了程智,而是有些高看了塔克拉迪。虽然同样是亡灵魔法师,塔克拉迪在精神力上却并不如程智那么强。甚至可以说,纯粹精神力方面还是要比程智弱上不少的。只不过塔克拉迪成为亡灵魔法师的时间要比程智长上不少,见识更多一些罢了。

不过,作为老师,塔克拉迪自然不会说一个学生要比他强这样有伤颜面的话,于是轻轻摇了摇头:“解除诅咒这点小事,由程智来弄就好了。”莉莉因为焦急家族成员的安危执意返回地利亚,特区性奴结果塞班尼斯人不知道怎么得知了莉莉拥有古神血脉的事情,特区性奴并且设下陷阱,莉莉身负重伤差点被杀,关键时刻,康斯坦丁救出了莉莉,返回了雷洛学院。当时,莉莉所受的伤非常诡异,而且因为康斯坦丁去的时候,莉莉已经受伤昏迷,康斯坦丁并不知道莉莉到底是怎么受的伤,莉莉清醒之后,对于受伤前后的记忆也极为模糊,但是在之后,她进行变身,就会彻底进入一种极为疯狂的状态,自我意识极为模糊,甚至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想要杀死。“这个……”程智犹豫了一下,将塔克拉迪拉到了一旁,小声说道:“我当然看出是六级亡灵魔法的诅咒,老实说,是不是你弄得?”“胡说什么?”塔克拉迪翻了个白眼:“前几年我跟我爷爷回去了黑暗评议会,三个月前刚刚来的萨宁,莉莉的诅咒至少种下半年多了,怎么可能是我?”

莉莉上一次变身的时候是为了对抗塞班尼斯的追兵,特区性奴当时如果不是塞班尼斯的军队和魔法师耗尽了莉莉的力量,特区性奴恐怕康斯坦丁也会被莉莉杀死。所以在那次变身之后,莉莉就与康斯坦丁约定,在找到变身出现问题的原因之前,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刻,绝对不会进行变身。可是在擂台上,莉莉因为担心康斯坦丁,没有控制住,进入到了古神血脉激发变身的状态。程智微微点了点头:“虽然我懂得一些解除诅咒的方法,不过明白道理归明白道理,却从来都没有实际操作过。”

“嘿嘿,解除诅咒这样的事情,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塔克拉迪轻笑了一下,伸手拍了拍程智的肩膀:“这么多老师都看着呢,这可是给我们亡灵魔法学系长脸的时候,你可别搞砸了。”听完了康斯坦丁的讲述,特区性奴程智的脑海里大概的勾勒出了一些画面。虽说在场的魔法师,不是学院分院长,就是科系代表,但是要说解除诅咒的话,作为专精于咒魂系的亡灵魔法师可比他们更有优势。程智抿了抿嘴,这才点了点头:“那我试试吧。”说完,程智走到了莉莉的病床跟前,朝卡尔玛林等人说道:“分院长,各位大师,我来试试给莉莉解除一下诅咒吧。”“嗯,程智,你有把握吗?”卡尔玛林皱了皱眉道:“我刚才检查了一下,那个诅咒虽然低效,但非常的复杂。”

程智抿了抿嘴:“把握谈不上多高,不过只要小心一些,至少不会恶化。”“她的变身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特区性奴虽然我接触过的古神血脉,特区性奴算上她也只有两个而已,但是从激发强度和过程来看,他跟斯坦雷加尔的变身没有太大区别。问题出在她的灵魂层面。她受到了诅咒。她的灵魂波动极为混乱,这种现象就好像是突然脑袋里面被塞进了另一个疯子的灵魂,而且这个灵魂能量的层级远高于莉莉,所以,莉莉原本的灵魂,也就是意识被压制住了,身体受到了那个疯狂灵魂的操控。而且从诅咒灵魂的魔法所散发出的灵魂能量来看,它在不断的吸取莉莉本来的灵魂之力。以后这个魔法的威力会越来越大, 甚至在莉莉没有变身的时候,也会让莉莉变得极为疯狂。”

其实程智的心里却是正在对卡尔玛林以及他身后的那些魔法师冷嘲热讽着,这群象牙塔里面热衷于搞研究的家伙,不能说对诅咒一窍不通,但跟亡灵魔法师比起来绝对是差得远了。本来莉莉就因为诅咒发作而灵魂波动异常混乱,这群家伙还用神识在莉莉的脑海里搅来搅去,只会给莉莉带来更多痛苦。卡尔玛林点了点头,示意程智来进行解咒,可是程智却是眨了眨眼睛:“分院长,各位大师,还请你们都回避一下。”康斯坦丁看了一眼意识有些模糊的莉莉,特区性奴这才轻声说道:“程智,你是亡灵魔法师,你知道如何让我恢复正常吗?”

“回避?开什么玩笑?”不等卡尔玛林说什么,刚才那个老魔法师立刻声音尖刻的说道:“如此复杂的诅咒,难道你有把握解开吗?我看只是信口开河吧?”虽然程智在炼金术上的名头很大,甚至他的老师桑托斯还经常有意无意的跟这些魔法学院的老师说准备培养程智成为他炼金学院分院长的接班人,但是炼金师就是炼金师,即便程智还有一个五级亡灵魔法师的身份,但是在这已经达到了八级的老魔法师眼里,依旧不过是个小孩子罢了。

那老魔法师说到这里,更加趾高气昂了起来:“一个小小的五级魔法师,竟然还敢让我们这些老前辈出去?莉莉可是拥有古神血脉的学生,如果解咒时候出了问题,你能付得起责任吗?”本来学院之中并没有亡灵魔法学系,可是因为程智的原因,原本的七大元素魔法学院又单独开了一个亡灵魔法课,换句话说,因为程智这小子的亡灵魔法课成,他们学院每年的经费自然就要少一部分。自然是对程智没有什么好脸色,要不是卡尔玛林大师十分看重这小子,他早就开口大骂了。程智长出了一口气,沉思了片刻,这才说道:“不好说。虽然是这样的疯狂表现,但是诅咒分为很多种,很多诅咒都可以达到类似的效果。我不知道你灵魂之中的诅咒是如何形成的,如果我能够知道诅咒成因的话,的确是有办法破除,但是,这种解咒非常的危险。”程智皱了皱眉,骨子里的那股子倔劲儿却是上来了:“那你能吗?”“我……”那魔法师刚想呵斥,程智却是继续说道:“莉莉拥有古神血脉,代表着什么我自然清楚。各位大师都是实力强悍的魔法师,但……”说到这里,程智却是拉了个长音:“不是我贬低各位,对于灵魂的了解,你们可能还不如我这个五级魔法师。这不是你们修炼了多少年,拥有多高等级的问题,而是专业。灵魂方面的事情,亡灵魔法师所懂得的更专业,即便是我没有办法解除这个诅咒,至少不会出现其他的状况。而你们刚刚用神识胡乱探查莉莉的灵魂波动,已经触动了莉莉灵魂深处的诅咒,再这样下去,恐怕莉莉还没有解除封印,就得被你们这些人给害死!”

“我……”康斯坦丁听到程智的话有些犹豫。显然在莉莉最危难的时候,康斯坦丁想要陪在他的身边。现在不仅仅是关乎于亡灵魔法师的尊严,更关系到莉莉的生命。这些魔法师在这里,以他们的尿性,绝对会在自己进行解咒的过程之中,用神识扫来扫去,到时候如果出了岔子的话,莉莉的命就没了。康斯坦丁在一旁,有些焦虑的问道:“有多危险?”

“灵魂是极为脆弱的,如果解咒失败,轻则被那种疯狂诅咒彻底占据你的灵魂,重则魂飞魄散,彻底消亡。”那个魔法师显然被程智的话驳了面子,顿时脸色有些发青,本想要拿出一副学霸的派头,狠狠教训一下程智,却听到卡尔玛林说道:“程智说的没有错,虽然他的等级远不如你我这样的高级魔法师,但是若论对灵魂的了解,还是亡灵魔法师更加专业一些。”说到这里,卡尔玛林扭头对程智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需要我们帮忙的话,尽管开口。”说着便朝医务室外面走去。程智微微摇了摇头,这些平均年龄都超过一百八十岁的老家伙们,当惯了老师,从骨子里就透着那种高高在上,喜欢教训人的因子。

程智深吸一口气,接着又对其他人说道:“塔克拉迪老师,杜隆迪大师,你们留下,其他人也都出去,不要打搅我们。”听到程智的话,康斯坦丁脸色苍白。一直过了好一会,终于开口说道:“那你有多少把握。”

程智却是有些为难的说道:“诅咒这种东西,只要精神力达到一定层级就可以释放,但每个魔法师释放的诅咒又有所不同。我说过了,我还不知道成因,如果知道了的话,也要看对你施加诅咒的人精神力修为有多高。所以,现在空口说有几成把握都没有用。”艾迪和米歇尔等人虽然不知道程智打算怎么做,但是魔法师施法最忌讳被人打扰,他们自然不会自讨没趣,纷纷转身离开了医务室。

一众魔法师见分院长都这么说了,又哪里还有什么插嘴的余地,虽然心中有所不甘,但还是纷纷跟着走了出去。康斯坦丁听到程智的话,顿时脸上一片死灰,卡尔玛林冥思苦想了这么半天,到现在也没有想出什么办法,就连精通亡灵魔法的魔法师也说这诅咒无法解除,难道莉莉最终只会被那个诅咒所吞噬吗?只有康斯坦丁,有些担忧的看着莉莉。

看到康斯坦丁还是不肯出去,程智皱了皱眉,走到了康斯坦丁面前说道:“康斯坦丁,我需要你做一件事。”“说吧,为了莉莉,我什么都肯做。”

特区性奴程智点了点头,接着指了指大门:“我要你守在门口,无论屋子里发生了什么,在解咒结束之前,都不能让人进来。特别是那些魔法老师,让他们离远点。”程智却是继续说道:“灵魂某些时候是极为脆弱的,像这种直接在灵魂上剥除咒语的事情更加危险。稍有一点差池都可能让莉莉万劫不复。所以一定要守住大门,谁都不能进来,尤其是那些魔法老师。”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特区性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