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le

类型:房产剧地区:希腊发布:2021-06-16

goole 剧情介绍

goole等那些女人吃完了食物,稍微休息了一会,卡普,康斯坦丁,强纳森和艾迪便保护着这些女人向山脉之外继续前进,而阿西特却被程智留了下来。“哦?你那一堆健身器材都是一路扛过来的?啊,畜生就是畜生,真有劲。”艾迪一脸惊诧的说道。接着,艾迪突然眼睛一亮“哎,明天是星期日,又是冬节,我们一起到城里去玩玩吧。”

程智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望了过去,也亏得他是使用的亡灵视觉,在他的眼睛里,只见在花园之中,一个灰色的,淡淡的如同一阵风一样的影子,正趴在一棵大树上。似乎是个人的样子。康斯坦丁有些奇怪,回头看着依旧停留在原地的程智,刚想要问些什么,却被艾迪拉了一把:“他们还有一些别的事,你就别问了。”程智先是一惊,接着又有些奇怪,这个人是使用了魔法,将自己遁入了风中。就凭这一手,这个人的修为可以说是高深莫测。不过声音却并不是从这个人的位置发出来的。程智又朝另一边看去,只见在草丛之中,正有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打扮的少男少女,相拥在一起,正在打情骂俏。

这大半夜的,竟然有人在这里偷偷幽会。程智再次抬起头,朝树上的人看了一眼,这个人似乎正在偷窥下面两个学生。康斯坦丁见状也不好再问,四个少年护送着这十几个女子继续朝前走去。

程智却是对阿西特说道:“阿西特,我现在要施展一种魔法,需要一些时间,你去周围转转,如果有人过来的话就回来通知我。”程智眯着眼睛,觉得有些奇怪,这奇怪的地方就是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精神力波动。如果没有精神力波动,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这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死物。第二种可能,这个人对于精神力控制的能力很强,能够彻底的收敛灵魂波动不被发现。很显然,这情况只能是第二种。说实话,要不是因为走夜路,一直使用亡灵之眼的加持技能,程智可能都无法看到树上的那个人。

似乎是感觉到了程智的目光,树上的那个人突然身体一颤,扭头朝程智这边看了过来,结果咔嚓一声,他所在的那根树枝一下子断裂了开来。“好的主人。”阿西特立刻点头应道。接着便朝高处跑了过去。“哎呦。”这是一个苍老的呻吟声。

程智朝周围看了看,这片山坳倒也算是隐僻宽敞。他将空间卡片拿了出来,接着一挥手,这一路上捡来的数十具尸体以及尸体碎片全都散落在了地上。让人看着就如同一片战场一般。接着,程智另一只手又一挥,萨兰等四个僵尸战士也都从亡灵空间之中走了出来。“啊!”这是那个女学生的尖叫声。

“谁?”这是那个愤怒的男学生的叫喊声。同时那男学生身上斗气猛然爆发了起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看着这四个僵尸战士,程智直接命令道:“去把这些尸体分类,四级以下的尸体放在一起。五级的单独分出来。”

程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因为从树上落下来的原因,那个人的隐身魔法顿时失效了,一片青光散去,却见一个身穿青灰色长袍的老人出现在了树下。只是这老人蒙着面,看不清相貌。特殊制作方式而得到的这些僵尸战士,无论是动作还是反应速度都和正常人无异,甚至很难区分他们与活人之间的区别。他们的动作很快,一二百斤的尸体,在他们的手中就像是纸扎的一样,不一会,便将尸体进行了分类,那些尸体的碎块也尽量按照人的形状摆放好。那老人看了看不远处瞪着他的那个战士系男生,又看了一眼,正在花容失色,慌忙收拾自己衣服的女孩,最后又看向了稍远一些站在那里的程智,特别是看着程智,多看了两眼之后突然一闪身,整个人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我靠,见鬼了?”那个斗气系的男学生顿时被突然消失的人影吓了一跳。远处的程智也是吓了一跳,但是瞬间他就抬起了头,只见在夜空之中,一道淡淡的流光,消失不见了。“出现了吗?”就在这时候,却听那个女孩说道:“传说中雷洛学院之幽灵?”程智爬起身,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接着心里面开始有了新的盘算,用带有魔法防御阵的东西来承载自己绘制的符文,这不是轻易就可以做到的,而且仅仅是个构思而已。都不用说自己的这个复杂符文,魔法有其严谨性,在已经成型的“面”魔法阵上绘制出不同的符文是不会起作用的。所以怎样做还需要仔细的考虑和实验。

看到他们有序的工作着,程智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从空间卡片之中拿出了几个罐子,分别交给了他们。这些僵尸战士接受了程智的灵魂指令,立刻开始动手,将罐子之中的液体,倒在了四级以下尸体的身上。顿时这些尸体身上冒起了青烟,并且散发出一股难闻的酸臭气息。程智却是不以为意,身边的亡灵之力不断地旋转着,将这些气味过滤了出去,不一会的功夫,那些三级以下的尸体上,能够看到他们的血肉在不断地腐蚀消融,并且冒出了绿色火苗。这是化尸水,是专门用来制作和清理尸体用的。又等了一会,那些尸体的血肉内脏全都化成了一滩血水,裸露出了里面的森森白骨。“什么?雷洛学院幽灵?”那个男生左右看了看,却在没发现那个人,不由得挠了挠头问道:“什么幽灵?”“哼。”那女孩有些后怕,又有些气恼的说道:“据说雷洛学院之中有一个幽灵,经常会出现在学院的女子宿舍区。据说很多女生都无意之中看到过一个灰白色的幽灵,在她们身边一闪而过。可是在看过去就立刻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据说那幽灵出现在女生公共浴室的次数是最多的,可是谁都无法抓到这个幽灵。而且这传说在女子宿舍中已经流传了好几百年了。我入学的时候听学姐们说过,不过所有人都觉得那是吓唬新生的鬼故事。”

说到这里,那女孩已经是脸色苍白。“又失败了!”程智看着烦着红光的一滩铁水,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竟然又失败了。朝这边走过来的程智也听到了那女生的话,可是这时候,程智的心里却是回荡着另一个声音:“好厉害的偷窥狂。”程智砸了咂嘴,不由得一阵无语,这个人刚刚释放出了一丝气息却是程智极为熟悉的,在亨特和海瑟薇身上他都感觉到过,这家伙,竟然是圣域强者。偷窥狂?莫非是亨特叔叔?不对啊,现在有海瑟薇阿姨管着,他就是有贼心也没有那贼胆啊。程智低着头,边走边想着:“而且那个人是使用的风元素,亨特叔叔是专精火元素的斗气圣域,恩,应该不是一个人。只是这个人的灵魂波动让我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在什么时候遇到过呢?”程智心中疑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不。程智深吸了一口气,却是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不,没有失败。不过这也不管他什么事,只希望那幽灵不要找自己的麻烦就好。

程智又仰着头,朝天上看了一会,这才继续朝宿舍走了回去。程智紧紧地闭着眼睛,回想着刚刚看到的情况,在白色的光芒之下,那符文的确是起了作用。只是那金属板和纸张,兽皮一样,都无法承受符文运转的力量。之后的日子里,那个突然出现的所谓幽灵早已经被程智抛在了脑后。他竟然疯狂地研究起了魔法阵学科。学院是开放式的,除了自己的主修专业课程之外,学生要是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进入同一分院内不同学系的教室听课,但只能旁听,不能提问。程智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全都投入到了研究魔法阵上面,无论是早晨的修炼,早饭,午饭,晚饭的时间,还是所有的空闲课时,全都用在了魔法阵学科的上面。从图书馆借阅来的魔法阵书籍摆满了书桌,仅留下一个能够挤进脑袋的空间位置。

他的书桌周围,床上床下,全都是他绘制的魔法阵图解。好几次来查寝的风纪会委员都有些奇怪,这个程智要参加什么考试还是什么的?这是在干嘛啊?“好邪门的事情。”程智皱了皱眉,回想着刚才出现的拳头大小的那个奇怪东西。最后摇了摇头:“算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了些进展,最起码知道了秘银能够用来制作这个符文,只是下面的金属板无法承受那种符文的力量。那个圆球,似乎……哎,只是惊鸿一瞥,却没有能够窥其全貌。”

制作魔法阵同样消耗大量的精神力,以至于他所绘制的精神力防御结界,经常闪烁报警。实在是太困了的时候,程智就直接坐在地上冥想恢复。看到程智废寝忘食的样子,宿舍里其他的三个孩子都有些傻眼了,这天,看到程智又从图书馆借阅来一大批书籍,将自己的脑袋埋入了书堆之中,艾迪有些担心的拍了拍程智:“程智,休息一会吧。你这阵子……都快没人样了。”程智边说边将已经开始凝固的金属从试验台上面撬了下来,好在这试验台都是特制的,可以承受这金属液体的高温,并没有损坏掉。突然程智眼睛一亮,对呀,这试验台为什么能够承受铁流的高温,是因为这试验台下面篆刻着一个硕大的防御法阵。

程智从书堆里抽出了脑袋,只见现在的程智,头发凌乱,衣衫不整双眼布满血丝,眼圈发黑,一副极为邋遢的模样。程智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哈…………没事,我还好。哎,魔法阵已经研究出一些眉目了。果然是一门可以被独立成学的学科啊。真是复杂。”

“你是亡灵魔法师啊,这样做不是在荒废时间吗?”艾迪有些愤怒的说道:“你看你,就连原本的亡灵魔法都不去修炼了,天天就是摆弄你的符文和魔法阵,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啊。”想到这里,程智急忙趴在了地上,看着倒刻在大理石面板之下的魔法阵,这是一个大地防御魔法阵。不过程智还没有学习过专门的魔法阵知识,虽然他知道魔法阵的节点需要绘制符文,甚至自己也能做出几个简单的亡灵魔法阵,但是魔法阵的制作原理却并不清楚,只是海瑟薇当初强迫他死记硬背下来的。魔法阵究竟怎样运作,却是另一项系统的学科。这也是为什么炼金学院会被称作学院,仅仅炼金学之中就有七八个分支之多。魔药制作分支,炼金物品分支,魔法阵分支,附魔学,符文学,魔法建筑学等等系统的学科。看到艾迪的样子,程智心中有些感动,但急忙摇头说道:“不会不会。放心吧,亡灵魔法的修炼我从来没有落下过。只是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一些。”说着,程智从书桌上抽出了一张纸,上面画着密密麻麻的符号和连线。程智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越是疯狂地去研究这些魔法阵和符文,对于自己的精神力增长效果就越好。他最近一段时间精神力增长的速度明显快了不少。

强纳森躺倒在了床铺上:“我的家乡在南部的德尔尼斯王国,和这里气候差不多。不知不觉得离开家已经四个多月了,我还是第一次离开家这么久呢。”“这是……魔法阵?”程智爬起身,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接着心里面开始有了新的盘算,用带有魔法防御阵的东西来承载自己绘制的符文,这不是轻易就可以做到的,而且仅仅是个构思而已。都不用说自己的这个复杂符文,魔法有其严谨性,在已经成型的“面”魔法阵上绘制出不同的符文是不会起作用的。所以怎样做还需要仔细的考虑和实验。

程智捧着一大块金属垃圾,边走边想着,最后将垃圾扔进了实验大楼边上的垃圾管道之中,金属块与管道碰撞,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让程智清醒了过来,左右看去,却见窗外已经是深夜。这夜深人静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显得极为清晰而刺耳。“恩,没错。”程智用力的点了点头:“快要有眉目了。”说着程智指了指在这个魔法阵最中心的符文:“你看,这是我制作的那个符文。就是一碰就燃烧的那个。这周围是我为我的符文专门研究的防护魔法阵,用来平衡其中的力量的,现在还差一点点就可以完成了。”一看到这复杂的魔法阵和符文,艾迪就觉得脑袋疼,急忙扭过头闭上了眼睛:“哎呀,好啦好啦。你厉害行了吧。”强纳森这时候却是拿过来一个密封好了的小铁罐,啪嗒一声,放在了程智的桌子上:“好了好了,我从食堂给你带了一碗热粥。你趁热快喝了吧。”

现在已经是深冬季节了,赛特拉虽然地处大陆南部,但是这冬天也不太好过。程智用力的搓了搓有些冻僵的双手,回头看了一眼强纳森:“谢了兄弟。”这阵子他一直废寝忘食的研究魔法阵,的确是饮食没有规律,经常忘记吃饭。所以一闻到这肉粥的香味,肚子立刻就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先开铁罐的盖子,程智直接将铁罐捧了起来,就这样喝了下去。顿时觉得肚子里面暖洋洋的,舒服多了。好在这时候实验大楼里面早就没有人了。程智离开了实验室大楼,看着头顶皎洁的月光,心情有些复杂。魔法的探寻之路没有捷径,即便自己有些天才,有些小聪明,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

正走着,前方却突然传来了一些声音。程智眨了眨眼睛,竖着耳朵仔细的听着,却听到似乎是有人在悄悄说话。“额,冻死我了。”这时候,旁边的卡普却是用力的搓着双手:“哎,给我也留一口呗。”

自从想到用魔发着呢来平衡符文上的力量,程智就开始了这种没日没夜的研究,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几乎学完了别人要两三年才能学完的魔法阵知识。并且结合了这魔法阵知识,将自己的符文页融汇了进去,这可就不是简单的学习了,而是真正的研究和创造。这么晚了,难道还有人在外面聊天?程智顺着声音走了过去,亡灵视觉让他的视力在夜里能够看到很远的地方。人家强纳森似乎就没有受到这寒冬的影响。不过奇怪的是,卡普却是经常会冻得哆里哆嗦的。

“喂喂喂,卡普,你不是说你是维京人吗?”艾迪翻了个白眼:“你不是说你们那儿一年里面有半年在下雪吗?不是说尿尿都能冻成冰柱吗?你不是说你还冬泳呢嘛?怎么这么怕冷。”“切,你们懂什么。我们那儿才是真正的冷,这里,哼哼。”卡普咧着大嘴,哼唧了两声,接着不屑的表情又垮了下来:“这里冷的和我们那儿冷的不一样啊。我们那儿是干冷,这里是阴冷而且是又潮又冷。妈的,我们家那边的冷是物理攻击,这边的冷是魔法伤害啊,带穿透的。要不是我斗气凝厚,早就被冻感冒了。”

goole程智也是笑了笑:“我的家乡在斯戈尔,那里一年四季分明,冬天也会下雪冻冰。我们那里的冬天就和这里不一样,这里的冬天的确是阴冷潮湿。这种冷是刺骨的冷。”“哼,谁不是。”卡普咧着大嘴:“我离开家已经快一年了。维京帝国离这里太远,而且中间要两次穿越落日山脉。光是来的路上就用了四个多月呢。我可是走着来的。估计要等毕业以后才能回家吧。”

详情

猜你喜欢

Copyright 2020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可打包出售,具体小飞机详谈@seo1898】
goole